关键字: 站内搜索:

信息详情

字号:   

西甲亚洲赞助贸易摩擦影响初显 嘉里物流上半年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2018-09-27 19:33

摘要:

2018年上半年的全球贸易摩擦对物流业产生了直接而显著的影响,嘉里物流便是一例。 在8月30日于香港举行的嘉里物流联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里物流)2018年中期业绩会上,嘉里物流

  2018年上半年的全球贸易摩擦对物流业产生了直接而显著的影响,嘉里物流便是一例。

  在8月30日于香港举行的嘉里物流联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里物流”)2018年中期业绩会上,嘉里物流主席杨荣文表示,受贸易摩擦影响,上半年东南亚业务量大增,令公司受惠,但中期而言仍很担心贸易摩擦的进一步影响。

  财报显示,嘉里物流报告期内营业额同比增长27%,达176.61亿港元,核心纯利同比增长22%至7亿港元,增长主要来自亚洲地区。

  从具体区域来看,尽管大中华区净利润上半年有所增长,但与激增58%的亚洲(除大中华区外)相比,差距明显。对此嘉里物流总裁马荣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中美贸易摩擦让部分产业生产线从中国内地转移到其他亚洲地区,带动了该公司亚洲区内货运量及生产活动的上升,其中以东南亚的增长最为迅速。

  杨荣文透露说,尽管目前中美关税摩擦的影响还较初步,但有客户“未雨绸缪”,正在寻求中国内地及美国以外的供应来源,若干亚洲市场有望从亚洲区内贸易增长中受益。他预计亚洲业务将持续增长,并在3至5年内成为集团利润的主要来源。

  嘉里物流财报显示,上半年亚洲(除大中华区外)分部溢利约为3.48亿港元,较2017年同期增长约58%,其中国际货运业务分部溢利同比增长超过90%。

  马荣楷指出,国际货运业务分部溢利增长,主要是因为东南亚业务量增长和生产活动提升,此外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嘉里物流中国及北亚总裁陈锦宾此前曾表示,公司客户对中美之间不断升级的关税措施采取了不同反应。部分客户则保持原有采购订单,采取观望态度,部分客户则将采购基地转移到周边国家。“如果这种情况持续,西甲亚洲赞助。供应链将不可避免地被重新配置,以抵消关税增加的影响”,陈锦宾说。早在2018年3月,嘉里物流的客户中便有制造商将部分生产线从中国内地转移到东南亚地区,马荣楷认为这是“全球生产基地的重新分配”。

  马荣楷则表示,亚洲区域内贸易强劲,加上中美贸易关系紧张导致货运量上升,带动亚洲综合物流分部溢利上半年实现了同比54%的增长。“东南亚综合物流利润率较中国高,对集团的利润贡献更大”,嘉里物流财务主管郑志伟说。

  其中泰国业务量的增长更是令马荣楷“欢欣鼓舞”。他指出,泰国电子商务贸易蓬勃发展,综合物流分部溢利更是实现了同比84%的增长。杨荣文甚至打趣称,很多泰国人在快递东西的时候,会说“请把它Kerry给我”,这说明嘉里物流在泰国正变得家喻户晓。

  马荣楷说,这笔交易让公司业务回流,在中期派送特别股息,同时通过捷运系统运输货物,让成本最多降低了40%,同时提升了货运量。“BTS入股后,泰国的货运量上升了约30%”,马荣楷说。

  报告期内,嘉里物流通过收购总部位于约翰内斯堡的Shipping and Airfreight Services (Pty) Ltd扩大了非洲业务覆盖,并通过启动全新的跨境铁路及陆运货运服务,拓展“一带一路”沿线业务,但这些还未成为嘉里物流主要利润来源。

  从目前嘉里物流的净利润占比来看,61%的综合物流分部溢利来自大中华区,另有43%的国际货运业务也在大中华区,而亚洲(除大中华区外)的综合物流分部溢利占比为36%,国际货运业务分部溢利占比约为19%。

  嘉里物流中报指出,由于内部消费上升及投资增加,亚洲进出口贸易货量实现最快增长,预期该区域业务将持续增长,并在3至5年内成为集团利润的主要来源。

  对此杨荣文的解释是,中美两国持续的贸易争议正重塑贸易路线和环球供应链,制造业从中国转移至东南亚地区的趋势自2016年便已经开始。马荣楷则认为这主要是劳工成本上涨所致,而2018年3月起中美贸易摩擦成为催化剂,让这种现象加速。陈锦宾也分析指出,中国内地劳工成本上涨,若干电子行业客户业绩欠佳,加上中美贸易冲突,使得集团在中国内地的业务持续削弱。

  随着中国经济进行结构调整,陈锦宾认为,中国正从出口基地转变成进口基地,而制造业转移也正值进行时,他预计这种情况未来两年仍将持续。他同时指出,虽然中国国内消费是强大的商业驱动力,但目前数据显示公司主要客户的业务量正在下降,运输环节又存在过度竞争,让嘉里物流在中国经营业绩下降。

  从分部溢利来看,嘉里物流在中国内地综合物流分部溢利实现1.51亿港元,同比增长18%,而国际货运业务则实现0.69亿港元的分部溢利,同比降低31%,这也使得其中国内地整体净利润下降约3%,合计2.20亿港元。

  对于2018年前3个季度的业绩,陈锦宾表示比较乐观,“但到了第4个季度就很难说了”。他认为到那时贸易摩擦的影响将逐渐体现出来,“尽管两地(中美)经济体系之间的贸易量预计短期内会减少,但随着客户寻求中国内地及美国以外的供应来源,若干亚洲市场反而可望从亚洲区内贸易增长中受惠”,杨荣文称。西甲亚洲赞助

  但陈锦宾结合嘉里物流客户的情况指出,目前转移到东南亚的主要是电子行业中的低端业务,比如前几年有中国手机制造商前往越南设厂。而中国内地产业链中很多自动化的高端业务部分暂时还未出现转移的情况。

  此外,嘉里物流在中国的管理模式也在转变,从以往的按地域划分转为按功能划分。“这个重组过程比预期慢,对内地业务也造成了影响”,西甲亚洲赞助陈锦宾表示,现在的策略调整完成后,会引进更多进口相关业务,并扩大工程项目物流业务。“当重组工作明年全部完成后,(中国业务)会有更可观的增长”, 陈锦宾说,他认为,在中国经济进一步调整改善后,相信中国会成为嘉里物流的另一个增长极。

所属类别: 专题报道